麒麟论坛——第一红木古典家具论坛,红木家具,古典家具,明清家具,文玩收藏,第一中式家居门户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极速登录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手机号快速注册登录

查看: 1577|回复: 9

[鸡翅木] 【论文】老鸡翅木在木器中的美学价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2-6 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x
老鸡翅木在木器中的美学价值
刘明星(福州职业技术学院文化创意系教师主要研究方向为室内设计与传统家具用材

摘要: 长期以来,由于老鸡翅木植物学名未能正式定名以及命名不严谨等历史遗留问题,造成人们对老鸡翅木的认知模糊和指认错位等现象的存在。 通过对福建老鸡翅木木样进行切割抛光,可获得老鸡翅木在材质美与材性美方面的具体认知;再通过对老鸡翅木历史异名现象的关联文献进行梳理,整理出老鸡翅木在文化美方面的具体认知,并将其材质美、材性美与文化美三者有机结合,才能真正实现老鸡翅木在传世木器中的传承价值、市场价值与审美价值。


老鸡翅木一词最早出现于 1960 版的《文物出口鉴定参考标准》中,描述为:“一切黄花梨、紫檀、乌木、老鸡翅木所制的家具,不论年代一律不出口。”[1]但在随后新的文物出口标准指导文件中,老鸡翅木一词退出了官方层面上的相关解释范畴,执行层面也不再见踪迹。 正是由于老鸡翅木的植物学名在官方层面上没有定论,致使现今木器市场和专家学者对老鸡翅木的认知观点主要还是来自对传世木器材质辨别的个人观点。 这种认知形式是无法将老鸡翅木的美学价值上升到学理高度的,对老鸡翅木家具的认定与发展也是不利的。

作为中国传统木器用材老鸡翅木,在植物学名的考证与论证过程必然会遇到多个学科知识的交叉,首先需梳理历史文献中老鸡翅木的指向物及其特征,其次需根据文献指向物及特征找出可对应的树种。 笔者曾在 2019 年第 12 期《文物天地》刊发的《福建老鸂鶒木初步研究与分析》一文中,对老鸡翅木历史文献指向物及其对照物树种进行了相关论证。[2] 在其他历史文献中,老鸡翅木的指向物是指古代比较著名的木器用材———相思木,而老鸡翅木的树种对照物则是指产自福建的木荚红豆(出于称谓便利,下文简称此木材为“福建老鸡翅木”)。

本文通过对福建老鸡翅木木样的剖析实验以及对相关历史文献的追溯,以更加深广的历史与现代的视距,对木样与名称的对应关系进行分析与梳理,分析其在木器中的具体价值,并以此为老鸡翅木的正名、正物提供理性的参考依据。

一、老鸡翅木的材质美
通过对福建老鸡翅木木样进行各部位的抛光及剖析实验,很容易发现其明显的材质个性化审美特征。 从福建老鸡翅木枝部开叉处随形全抛光实物图像(图 1)可见,其材质美与西汉中山王刘胜(约公元前 164 年至公元前 113 年)在《文木赋》一文中所描述之“文木”很是符合。 文曰:“西京杂记鲁恭王得文木一枚,伐以为器,意甚玩之。 中山王为赋曰:‘既剥既刊,见其文章。 或如龙盘虎踞,复似鸾集凤翔。 青緺紫绶,环璧珪璋。 重山累嶂,连波叠浪。 奔电屯云,薄雾浓雰。 宗骥旅,鸡族雉群。 蠋绣鸯锦,莲藻芰文。 色比金而有裕,质参玉而无分。’”[3]71-72文中的“蠋绣鸯锦,莲藻芰文”是指木上线条扭曲多变又有并向平行的花纹特征; “鸡族雉群”是指像鸡和雉鸡一类纹样丰美的羽毛,即“鸡翅纹”的花纹特征;从“复似鸾集凤翔”“青緺紫绶”“色比金而有裕” 可知,其木色在金黄色的主色调之外还融入了其他丰富的颜色,具有富于变化的花纹特征;“质参玉而无分”则是指此木虽为木质但却类似
玉的质感,具有温润的纹理特征。


(一)花纹多变
福建老鸡翅木的心材,其花纹特征最为显著。从其根部随形局部抛光实物图像(图 2)可见,浅色线条形成的花纹会浮现在较深色的木质层之上,形成较为强烈的对比花纹;又因为线条纹样的特征而呈现出的多样性,使其在不同部位、不同切面形成的花纹呈现出较为明显的差异特征。 如主干部位径切面则呈现出连续长线条且相对平静花纹(见图 3),这种花纹很像平静的湖面上微风泛起的波浪,这种波浪花纹特征与铁力木花纹特征存在较大差异。 除此之外,其与铁力木之间的识别度比较低,这正是交易市场上老鸡翅木与铁力木经常被错认的原因。 而在老鸡翅木根部、枝部及其开叉部位所呈现出看似没有章法却变化复杂的花纹(见图 1、图 2),其特征与明代鸡翅木都承盘(见图 4)没有区别,并与《文木赋》所描述的文木花纹特征一致。 正因如此,其线条在扭曲重叠之间,方能构建出变化万千、意趣无穷的审美可能;同时也能推断出老鸡翅木并不是所有切面、所有部位都会出现“鸡翅纹”。 老鸡翅木的“鸡翅纹”大小不一、错位叠加、灵动变化等特征,使其在相似木料中有标出性。

第2页-3.JPG
图1 枝部开叉处随形全抛光实物图像

第2页-1.JPG
图2  根部随形局部抛光实物图像

第3页-5.JPG
图3 未抛光实物图像

第3页-4.JPG
图 4 明鸡翅木都承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2-6 22: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老鸡翅木的材质美
通过对福建老鸡翅木木样进行各部位的抛光及剖析实验,很容易发现其明显的材质个性化审美特征。 从福建老鸡翅木枝部开叉处随形全抛光实物图像(图 1)可见,其材质美与西汉中山王刘胜(约公元前 164 年至公元前 113 年)在《文木赋》一文中所描述之“文木”很是符合。 文曰:“西京杂记鲁恭王得文木一枚,伐以为器,意甚玩之。 中山王为赋曰:‘既剥既刊,见其文章。 或如龙盘虎踞,复似鸾集凤翔。 青緺紫绶,环璧珪璋。 重山累嶂,连波叠浪。 奔电屯云,薄雾浓雰。 宗骥旅,鸡族雉群。 蠋绣鸯锦,莲藻芰文。 色比金而有裕,质参玉而无分。’”[3]71-72文中的“蠋绣鸯锦,莲藻芰文”是指木上线条扭曲多变又有并向平行的花纹特征; “鸡族雉群”是指像鸡和雉鸡一类纹样丰美的羽毛,即“鸡翅纹”的花纹特征;从“复似鸾集凤翔”“青緺紫绶”“色比金而有裕” 可知,其木色在金黄色的主色调之外还融入了其他丰富的颜色,具有富于变化的花纹特征;“质参玉而无分”则是指此木虽为木质但却类似
玉的质感,具有温润的纹理特征。


(一)花纹多变
福建老鸡翅木的心材,其花纹特征最为显著。从其根部随形局部抛光实物图像(图 2)可见,浅色线条形成的花纹会浮现在较深色的木质层之上,形成较为强烈的对比花纹;又因为线条纹样的特征而呈现出的多样性,使其在不同部位、不同切面形成的花纹呈现出较为明显的差异特征。 如主干部位径切面则呈现出连续长线条且相对平静花纹(见图 3),这种花纹很像平静的湖面上微风泛起的波浪,这种波浪花纹特征与铁力木花纹特征存在较大差异。 除此之外,其与铁力木之间的识别度比较低,这正是交易市场上老鸡翅木与铁力木经常被错认的原因。 而在老鸡翅木根部、枝部及其开叉部位所呈现出看似没有章法却变化复杂的花纹(见图 1、图 2),其特征与明代鸡翅木都承盘(见图 4)没有区别,并与《文木赋》所描述的文木花纹特征一致。 正因如此,其线条在扭曲重叠之间,方能构建出变化万千、意趣无穷的审美可能;同时也能推断出老鸡翅木并不是所有切面、所有部位都会出现“鸡翅纹”。 老鸡翅木的“鸡翅纹”大小不一、错位叠加、灵动变化等特征,使其在相似木料中有标出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2-6 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二)绚丽多彩
通过对福建老鸡翅木心材横切面的观察发现,其年轮差异并不明显,年轮色差几乎不曾对心材颜色的形成造成影响,更特别之处是心材在铺满金黄色下又融入了黑、紫、褐等不同堆积色块,使此种木材的颜色构形方式极为罕见,内藏了一种形式不定的眼观现象。 老鸡翅木的主色调金黄色与金丝楠木极为相似,在微光中泛出内藏的深沉与悠远,而在强光照射下,其内蓄光芒瞬间外放,金光绚烂不可方物,这便是《文木赋》中“色比金而有裕”的描述。 同时,福建老鸡翅木心材具有明显的材质偏光的特性,在对其高抛光之后,从不同角度进行观察,木材会呈现出有别于正向观察时不同的深浅颜色变化,其色彩在兴起与承合中所衍生出的千纹万华、流光幻彩正是《文木赋》中“复似鸾集凤翔”“青緺紫绶”的描述。 福建老鸡翅木的颜色是绚丽的,但绚丽而不艳俗则是其又一标出于相似木材的特性,也正是因为此木的绚丽源于内蕴颜色构形之多彩多层,才使其堆积、渐变于无穷。

(三)纹彩如玉
用带有水分并标号不高的砂纸对福建老鸡翅木木样进行抛光,然后快速吹干,会形成白色的表层,再用相同的木材与其相互刮磨,可形成蜡状光泽的表面,显示出心材成分具有可溶解和可凝固的蜡质特性。 这是其心材中某种“蜡性成分”在加工时溶解所起的作用;另外,只进行表面加工也可形成蜡质外表,说明其心材中“蜡性成分”所占比例很高。 福建老鸡翅木特有的蜡状光泽在视觉上有别于一些高抛光的刺亮光泽,其蜡状光泽柔和而悠长,通透而入木,宁静而深远,与其对视会有相知、相融的沉浸感受,这也正是《文木赋》中对老鸡翅木“质参玉而无分”的描述。
蜡状光泽的强弱特征曾被用于评判昌化鸡血石质地优劣标准,具有蜡状光泽的福建老鸡翅木显然符合古今的审美特征,是对其质地如玉的赞美。
福建老鸡翅木灵动飘逸的花纹包裹在蜡状光泽之下,又飘浮于绚丽多彩的颜色构形之上,画面观感如雨洗之夜空群星争烁,悠然宁静。 唯有对福建老鸡翅木的实物观察,方能感受王世襄在《明式家具研究》中所述:“老鸂鶒木肌理致密,紫褐色深浅相间成纹,尤其是纵切而纤细浮动,具有禽鸟颈翅那种闪耀的光辉。”
[4]17福建老鸡翅木花纹的美在视觉观望上是灵动飘逸的金,在感官抚触上是含蓄内敛的玉,望之如金而抚之如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2-6 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老鸡翅木的材性美

老鸡翅木作为中华民族木器传承的重要载体,材性美是其主要属性,其在传统木器造物中呈现出优秀的适应性。 《周礼·冬官考工记》曰:“攻木之工:轮、舆、弓、庐、匠、车、梓。 ……轮人为轮,斩三材必以其时。 三材既具,巧者和之。 毂也者,以为利转也。 辐也者,以为直指也。 牙也
者,以为固抱也。 轮敝,三材不失职,谓之完。”[3]27可见,不同类型的木器和木器的不同部位对材性的要求都不同,有些是对时间气候的要求,有些则是对不同木料具有的天然材性要求,这些要求的差异决定了造物用工的方式和程序。 也就是说,对造物材性美的要求可理解为,在必要条件
下用材的材性能否满足榫卯制作的牢固性,决定于器物不开裂和不变形的材料稳定性,决定于器物材料的耐腐性,这将直接影响器物的长期使用的性能。 而用于制作文玩、把玩件等器物的木材对材性美的要求则更高,比如要在其材性美的基础上要求内藏物质是否更易于形成“包浆”的特性,使其在触感上温润类玉,满足持物者在物我相融的趣味性上的追求。 福建老鸡翅木在民族木器造物时所表现的材性美,可通过其特性进行理性分析和感性梳理。


(一)触感温润
木材的优良质性往往体现在对其进行高抛光后,无需其他辅助处理手段即可呈现出光亮的表层,通常可以用“温润如玉”一词形容其触感的光润,如今能具有这些特性的木材都已进入高端木材序列。 福建老鸡翅木心材在抛光之后除了呈现蜡状光泽的表层,具有触感“温润如玉”之外,同时还具有触感的细腻柔滑,更像抚触婴儿肌肤的感觉。 这是由于福建老鸡翅木心材密度不大,形成了有别于一般的温润之感,或者是因为具有恒温特性的蜡质成分凝固层,形成独有的触手生温的触觉感受。 这种触感与高密度木材高抛光触感又有着明显区别,与一些木材油性分泌物外溢形成的“包浆”触感也不一致,这种特别触感就是福建老鸡翅木标出于其他木材的地方。
对实物的真实体验感受到的触感,古人向来是以婴儿肌肤触感的温润感受定性为最高等级,老鸡翅木材性美正是来源于感性之触。

(二)木性稳定
木材的稳定性受多方面影响,其中最重要的是耐腐性,这是稳定性的重要表现形式,这一性能直接关系到器物的使用年限。 清吴大均《广东新语》 中就有相思木“性甚耐土” 的相关描述。[3]336从现存明、清时期老鸡翅木传世木器的完好程度可观,吴大均关于相思木耐腐性观点的正确性。 笔者在田野调查中采集到一些福建老鸡翅木的老木样,其历经久远而保存完好,也足以佐证吴大均《广东新语》中所表达的相思木耐腐观点的正确。 木材稳定性其实受多方面影响,如


木材在不同气候下出现热胀冷缩以及湿胀的现象,这几乎是不可杜绝的,也是木作造物当下仍难解决的问题。 一般来说,通用的做法是对一些高端木材进行蜡煮,目的是让蜡性成分融入木质。


蜡性具有恒温和排斥水分的特性,可以明显提高木材对抗热胀冷缩和湿胀的能力,从而更好地加强木材的稳定性。 福建老鸡翅木的心材自身带有蜡性,其稳定性不言而喻,正是木器用材的天赐良物。 由此可见,老鸡翅木的材性美来源于天然。

(三)纤维韧性佳
从古至今,木器的组装是各部件通过榫卯之间的关联而实现的。 木器的稳固性与榫卯结构有着直接关系,稳固性直接影响木器的日常使用功能和长期存续。 而榫卯结构是否能做到严丝合缝并且坚固耐用,主要受两方面因素的影响:一是工匠技艺水平,二是材质的特性。 例如密度问题,并不是一味高密度就好。 一些密度适中且纤维韧性好的木材制作榫卯,在构建部件之间的作用关系时,由于密度适中,榫卯在相互挤压时能留有相互包容的余地,不容易变形和开裂。 同时,由于纤维韧性好的木材制作的榫卯,在相互挤压时会表现出相互排斥的反作用力,这种反作用力就取决于韧性。 反作用力越大,榫卯之间的融合程度就越好,稳固性也越好。 可见,材质特性在榫卯部件互斥与相容之间构建平衡关系时所起的作用极为重要。 福建老鸡翅木的心材密度适中,笔者对其进行削切实验时,丝毫没有一般木材的绵柔之感,而是具有很强的弹性,这正是纤维韧性极佳的表现。 福建老鸡翅木心材的材性美,表面看来不是特别明显,但在实践中则体现出恰到好处的适应性。 可见,老鸡翅木材性美来源于其材质里刚柔相济的天然特性。


通过以上三点研究发现,福建老鸡翅木材质美特征比较符合自古以来中华民族的审美取向,其材性美的具体属性也符合传统造物对木器选材的要求。 因此,在中华民族的木器造物中老鸡翅木是不可忽视的用材,在我国传统文献中也可发现相关记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2-6 22:53 | 显示全部楼层
448a5bd66c7d1d66f2b925.jpg
图 5 清黄花梨嵌鸡翅木染牙宝座与屏风

第6页-6.JPG
图 6 清鸡翅木小斗柜

三、老鸡翅木的文化美
笔者在研究老鸡翅木过程中发现,老鸡翅木即是中国古代的相思木,并对此进行了考证。[5]中国古代的相思木亦称为梓木。 三国时期曹丕《列异传》 记曰:“韩凭夫妻死,作梓,号曰相思树。”[6]晋干宝《搜神记》曰:“宿昔之间,便有大梓木,生于二冢之端,旬日而大盈抱……又有鸳鸯
雌雄各一,恒栖树上,晨夕不去,交颈悲鸣,音声感人。 宋人哀之,遂号其木曰‘相思树’。”[3]131老鸡翅木与相思木、梓木是一物三名的关系,是从官方到民间对俗称鸡翅木在不同文化情境中相同物种的不同冠名。 故而笔者认为,老鸡翅木的文献是相互关联的,因而有必要对其相关文献进行梳理。

(一)续志叙事

中国传统文化惯常借用物之外形特征进行深层次的比喻与寓意,以达到抒发个人情感,进而阐述个人思想。 老鸡翅木也是如此,其异名相思木、梓木,在中国古代意蕴丰富,内涵深远。 有以相思木比喻爱情中的相思,都是利用木材、种子的外部特征进行深层隐喻,如李商隐的《相思》:“相思树上合欢枝,紫凤青笃共羽仪”;王建的《春词》:“庭中并种相思树,夜夜还栖双凤凰”;王维的《相思》:“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儿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又有以梓木比喻优秀人才,如清代王鸣盛撰《尚书后案》:“为政之术,如梓人治材为器,已劳力朴治斫削,惟其当涂以漆,丹以朱而后成,以言教化,亦须礼义然后治。”[7]又如“国之杞梓” “杞梓之才”等词语,皆以木喻才,更是把国家大治过程同木匠造物过程等同起来。 有以梓木比喻父子之道,如汉代毛亨撰《毛诗》:“维桑与梓,必恭敬止,父之所树已,尚不敢不恭敬。”[8]还有对梓木优良品格的认可,但凡采用“梓”字进行特殊命名,即是以木之优良喻指人之品德,如“梓童”是古代帝王对皇后的尊称,“梓人”是人们对木匠的尊称,“梓里”是人们对故乡的尊称。 老鸡翅木的形态特征逐渐被人们广泛认知的过程,也是其与中华民族在生产、生活、信仰、思想观念诸多方面构建起审美关联的过程,并因之衍生丰富文献,此即老鸡翅木在文化叙事上的深度与厚度。



(二)以物制器

质材优良的老鸡翅木用于制器自古就十分丰富,历史上也留存了大量老鸡翅木制作各种器皿的记载,如西晋左思《文选·左思〈吴都赋〉》:“绵杬杶栌,文欀桢橿。 平仲桾櫏,松梓古度。 楠榴之木,相思之树。”刘逵注:“相思,大树也。 材理坚,邪(斜)斫之则文可做器。 其实如珊瑚,历年不变,东冶有之。”[4]64由于老鸡翅木最适合木构建筑制作,甚至有被称为木王的相关记载,如宋陆佃《埤雅·释木》 :“今呼牡丹谓之花王, 梓为木王, 盖木莫良于梓。”[9] 还有老鸡翅木用于制作古代乐器的相关记载,如周代《诗经· 风·定之方中》 :“树之榛栗, 椅桐梓漆, 爰伐琴瑟。”[3]6又有老鸡翅木用于古代印书雕版的相关记载,如西汉杨雄《蜀都赋》:“檐櫖樿柙,青稚雕梓。”[3]94还有老鸡翅木用于中国宫廷家具镶嵌之用的例证,这是活的“文献”。 老鸡翅木在北京故宫家具中主要用于显著部位的“山水、庭院”等主题的雕刻用材(如图 5)。 还有老鸡翅木用于家具、文房器物等,如王世襄先生《明式家具珍赏》中的老鸡翅木(老鸂鶒木)家具(如图 4、图 6),皆有实物图像可佐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2-6 22:57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过对福建老鸡翅木具有的材质美、材性美与文化美进行梳理与对比分析,不难发现它们之间存在着内在的审美关联。 比如图 3 福建老鸡翅木主干部径切面未抛光实物图像所呈现的是较为单一直线花纹,在什么情况下其花纹才会出现丰富的多样性特征,显然只有在斜切面情况下才能突显出多变的线条花纹。 这种对木材斜切面花纹处理方式与《文选·左思〈吴都赋〉》中“邪(斜)斫之则文可做器”的观点是完全一致的,说明认知与技法皆传承自古代。 而《文选·左思〈吴都赋〉》中所说的“东冶有之”,王世襄先生在《明式家具研究》中写到,1979 年他到福州发现了用老鸡翅木材质以及用当地手法所制的八仙桌家具,推测福建是老鸡翅木的产地之一[10],而东冶就是福建福州的古名,产地与制器以及材质特征与文献记载高度一致。 福建老鸡翅木同时兼有密度适中与纤维韧性极佳的木材特性,很适合用于制作乐器,所作乐器不易变形开裂,同时具有极好的反射音,这也是古人用老鸡翅木制作乐器的主要原因。 古人又利用老鸡翅木材质的稳定特性将其作为雕版用材,这是古人对老鸡翅木耐液防腐性能、密度适中材性的认知,是因材
造物的典范。 至于良木佳材如此的老鸡翅木用于木构建筑显然不在话下。 可以想象,以“梓为木王”制作建筑的族群气质是何等的高贵,胸襟是何等宽阔。 由此可见,老鸡翅木的材质美、材性美是其文化美沉淀形成的前提条件,老鸡翅木的文化美又是对其材质美、材性美的概括与肯定,三者是相辅相成、密不可分的有机结合体。

四、老鸡翅木在木器中的美学价值

木器伴随中华民族数千年的历史变迁而变化,是中华民族造物长河中重要的范畴之一,至今仍与人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 木器不可能超越材料载体而独立存在,显然对木器的学习与研究也离不开对木材的认知。 木器用材的老鸡翅木具有悠久的历史和广泛的用途,历代王朝都作为宫廷贡木。 清吴大均《广东新语》文中就有“相思木”是唐朝时期贡木的相关记载。[3]336老鸡翅木已超然于一般木器承载物的属性,在历代文化沉积中上升为中华民族精神文化层面的载体,深层次关联着中华民族在道德伦理、生活趣味、生活美学、造物理念等各个方面。

(一)以物载道

当前,老鸡翅木所制的传世木器在数量上并不多见,大部分以文物木器的形式保存。 因此,对老鸡翅木材性美的剖析与认知,需挖掘其中隐藏古人造物选材的深刻内涵。 以其制作榫卯,是在作用力与反作用力下阴阳平衡的超稳定结构和持续耐用的构建理念究其原理,是对物尽所用和顺应天性造物选材观的一种生存价值的诠释。 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历来都推崇人格与自然生命的辩证统一,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共振,高度考虑阴阳平衡所带来的稳定性与可持续性。 以古为鉴,足以对当下过于急功近利的木器造物设计思想产生启迪、鞭策,同时也可为当下绿色设计、可持续性设计的内涵建设提供参考与借鉴。

(二)守正创新

老鸡翅木所制的文物木器在传承时必然会受到不可预见的各种破坏,面对损害,修复也成为必然。 木材是文物木器修复还原时具体的物之载体,因此修复文物木器对材质的准确把握则是对传承守正的必然要素。 目前,木材资源正陷于总体匮乏,且优良木材品种屈指可数,市场需求旺盛与材料稀缺状况日渐凸显。 当前人们对高端木材的需求量远超以往,同时人们对木制文玩器物的需求也在不断扩大。 如一些高端木材制作的手串、手把件、器物产品在不断涌现,而高端木材在资源匮乏情况下,市场对其形制、工艺创新等需求则必然呈现出更高要求。 具有多变花纹、绚丽色彩、蜡状光泽的外在美和触感温润、木性稳定、纤维韧性佳的内在美相融合的老鸡翅木,以其制器,同时兼有可用、可赏、可玩的属性,为创新器物之载体提供新的补充。
通过研究福建老鸡翅木材质美学的具体呈现,材质特性在造物中所起的作用,以及对老鸡翅木文化美在关联文献中进行的梳理,不难发现,老鸡翅木是不可多得的佳木良材,与深厚的民族文化积淀不谋而合。 现如今,虽然发现了不同树种的新鸡翅木之美,但只能成为老鸡翅木之美的一种补充,而不能替代老鸡翅木之美。 这是由于老鸡翅木之美的树种天然属性和老鸡翅木之美的文化属性的无法取代所决定的,也决定了对老鸡翅木之美的弘扬必然要从其本身的美学价值出发。
五、结语
综上所述,对老鸡翅木认知混乱与错位现象形成的原因有以下几点:第一,由于老鸡翅木是野生植物,生长周期长、产量少与市场上对老鸡翅木材料的需求矛盾不断深化,如今市场几乎看不见福建老鸡翅木原材料,其树种几乎濒临绝迹。 第二,用老鸡翅木制作的老木器流传至今的数量极少,其主要藏于博物馆,人们对实物接触机会极为有限,在无法真正接触实物的情况下,仅通过文字或者口语的描述是无法实现对老鸡翅木特征的直观感受的。 这两种稀缺性的同时发生,又互为因果,是造成认知混乱错位的主要原因之一;同时,学界长时间未对老鸡翅木植物学名进行定论则是另一主因。 第三,不可否认,“老鸡翅木”之名本身不具有严谨性,是当时其植物学名无法定论的无奈之举,造成老鸡翅木在名与物对应关系上的混乱,也因此造成对老鸡翅木整体认知的混乱。 第四,由于中国古代一物多名和地域广大而出现认知偏差的历史现象,使一些专家学者把古代重要用材的“梓木”[11]对应成其他树种,从而形成老鸡翅木在文化美上的错位与缺失。王世襄先生撰写的《明式家具研究》[10]293-294和《明式家具鉴赏》[4]17两部书中都有对老鸡翅木树种未解的阐述,本文以老鸡翅木树种阐述为基础依据和其文献指向物对应关系的厘清为前提,可为老鸡翅木在木器中美学价值的认知提供一定的参考。


参考文献
[1] 文化部,对外贸易部.文物出口鉴定参考标准(1960.07.12)第十四条:器具·第 9 点[EB/ OL].(2007-04-03)
[2022-03-20].https: / / baike.baidu.com/ item/ 文物出口鉴定参考标准/ 148784.
[2] 刘明星.福建老鸂鶒木的初步分析与研究[J].文物天地,2019(12):94-97.
[3] 张连伟,李飞,周景勇.中国古代林业文献选读[M].北京:北京燕山出版社,2015.
[4] 王世襄.明式家具鉴赏[M].北京:三联书店,2013.
[5] 刘明星.中国传统家具用材老鸡翅木宏观特征考析[J].福建技术师范学院学报,2022(6):94-97.
[6] 关传友.南国红豆树的“相思”意蕴及影响[J].中国城市林业,2008(2):64-65.
[7] 王鸣盛.尚书后案:卷一七·周书[M].清乾隆四十五年礼堂刻本:444 .
[8] 毛亨.毛诗[M].郑玄笺,陆德明音义.四部丛刊景宋本.卷 一二:141.
[9] 陆佃.埤雅[M] / / 丛书集成初编:1 172 册. 上海:商务印书馆,1936:351.
[10] 王世襄.明式家具研究[M].北京:三联书店,2013:294.
[11] 李朝虹.古代梓、楸考异[J].北京林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4):20-2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2-8 16: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好!我是该文的笔者,如有不同的意见与观点,欢迎大家相互探讨,共同进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2-8 22: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学名花榈木别名鄂西红豆木,就是老鸂鶒木,手感不比海南花梨差,闽北和川东有分布,和岭南的铁刀木不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2-8 23: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宁波小潘 发表于 2023-2-8 22:56
学名花榈木别名鄂西红豆木,就是老鸂鶒木,手感不比海南花梨差,闽北和川东有分布,和岭南的铁刀木不同,

老鸡翅木之名的内涵应有其指向物,指向物应具备一定的特征。花榈木和鄂西红豆树是红豆属中不同树种的木材,其木材特征与树种特征与老鸡翅木之名的内涵还是有不吻合之处的,老鸡翅木有与铁力木相似的观点,它们两种树种的木材特征与铁力木辨识度还是相对明显的。王世襄先生在“明式家具研究”书中把鄂西红豆树认定为新鸂鶒木的观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2-9 15: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论文,“老鸡翅木在木器中的美学价值”转载于闽江学院学报2022年第6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手机版|Archiver|麒麟论坛——第一红木古典家具论坛,红木家具,古典家具,明清家具,文玩收藏,第一中式家居门户 ( 沪ICP备2022029664号 )

GMT+8, 2024-2-29 15:23 , Processed in 0.202751 second(s), 34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